【专访】张亭宾:从散打到商战,“霹雳手”的情怀和梦想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1-15 17:10

【专访】张亭宾:从散打到商战,“霹雳手”的情怀和梦想

2019-01-15 12:18来源:散打王搏击/退役/赛事

原标题:【专访】张亭宾:从散打到商战,“霹雳手”的情怀和梦想

张亭宾,1983年出生于江苏徐州。7岁习武,2000年进入江苏省散打队,2003年进入国家散打队。十年间,他从散打新人成长为全国冠军、亚洲冠军、国际武术搏击争霸赛级别冠军。2006年,他选择退役,转身开启新的征程:创将亭宾体育。如今,他打造出集全民健身、青少年培训和顶级搏击赛事于一体的产业链。

张亭宾

他,年纪轻轻就对训练有深刻的认识?

“霹雳手”打过哪些经典比赛?

他的体育公司越做越大,其中的奥秘何在?

这些疑问,本文给您答案。

散打少年

徐州,古称彭城,这里历史悠久,文化灿烂,从彭祖立国,到项羽定都、刘邦故里,无数英雄的故事流传至今。楚汉雄风造就了这里的尚武精神,好武任侠的基因在当地代代相传。

7岁时,张亭宾就跟着父亲学习一些民间武术。1995年,他投到刘兵门下学习散打。

当时武馆条件还比较差,饭都是自己做,包括武馆垒墙、盖房子、和水泥等“基建”工作也都是师父带着大家一起干。在那个物质还很匮乏的年代,师父为了让武馆更好地维持下去,后来又建了一个农场,师兄弟分工协作,“有喂狗的、喂鸭子的、打扫猪圈的······”他说自己当时负责挤牛奶,“哈哈,现在都拿这个当玩笑了。”也许当时很苦很累,但现在回忆起师兄弟们亲如一家、打成一片的场面,他还是觉着挺怀念的。

刘兵师父(左)与张亭宾

后来,他进入江苏省队。省队环境更好,训练更系统,似乎步入“快车道”的张亭宾,却在这时听到了一个噩耗。

“2000年,参加江苏省散打王比赛的时候,也是在徐州,师父过来跟我说:‘家里出了点事,你父亲出车祸了。’他给了我200块钱让我打的回去。”

连运动服都没顾得上换的他急忙赶回家,“刚到家门口就感觉不太对劲,围了很多人,亲戚朋友都来了,我感觉出了大事!”

家里的顶梁柱没了。“感觉天塌了一样,最接受不了的就是我母亲,我印象中她是比较依赖我父亲的那种,那几天她不吃不喝,非常消瘦。”

悲父心痛,怜母心切。他一下子没了出门闯荡的雄心,“准备放弃散打,就想留在家里好好照顾我母亲。”大概一周,省队就来人到他家,做思想工作,家人统一意见:不能在家,要回到省队去训练。“我母亲也故作坚强的那种感觉,说她什么事儿也没有,让我回去训练。”

再次回到省队的他,心态完全变了,“那两三年吧,(我)都不太跟外界接触,就是一心扑到训练上,希望尽快拿成绩,回报母亲,回报家人。

张亭宾在训练

散打王擂台大放异彩

成绩是对刻苦训练最好的回报。2001年,18岁的他第一次参加全国大型比赛:九运会。在52kg,他预赛第七,决赛第六。

随后,他又接连获得2002年全国锦标赛56kg第四名、冠军赛第三名,2003年全国冠军赛第二名,可谓一步一个脚印地接近冠军位置。

2003年10月,他迎来了自己国际比赛的首秀:首届中国功夫对日本搏击争霸赛,对手是修搏的森谷吉博。

2003年10月,中日对抗赛后,王进峰(左)、张亭宾与刘献伟(右)

由于比赛年代较为久远,这里简要介绍下修搏与森谷吉博。修搏(ShootBoxing Association,简称SB协会),位列K-1与极真空手道之后,当时的水平正在稳步提高中,旗下不少运动员被邀请到K-1比赛,比如后藤龙治、土井宏之、安迪·苏瓦。无论是之前的郑裕蒿两次远征东瀛,还是之后2007年中日5对5比赛,都是选择与修搏合作,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技术相似,他们也有踢、打、摔,以及独特的站立关节技。技术相似规则就容易协商,赛事也容易促成。除此之外,修搏选手有一个关键标识:紧身裤。

森谷吉博作为修搏55kg冠军,而且是拳击出身,实力自然不俗。张亭宾作为中方选手的先锋出阵,上来就猛冲猛打,对手显得很不适应。他逐渐扩大战果,利用拳腿组合和摔法不断得分,对手的拳被克制,腿法上不占优势,摔法又拼不过。最终,张亭宾完胜,拿下了当晚的开门红。

2003年7月,散打王新秀赛,张亭宾战胜赵南京

状态越来越好的张亭宾,从2003年7月登上散打王擂台就一直大放异彩,先后战胜赵南京、韩延棚,夺得56kg新秀赛冠军,并在12月以小搏大战胜李伟强,获得56-60kg超轻量级冠军。随后,他在2004年5月锦标赛60kg终于获得了全国冠军,并于当年11月,问鼎亚洲武术散打锦标赛冠军。

2003年12月,张亭宾(左)战胜李伟强,获得56-60kg超轻量级冠军

高歌猛进

对于这一个个奖项,他没有骄傲,始终重复着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枯燥训练,并显现出与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:“如果生活多姿多彩,那么就不可能取得好成绩,更不会成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。

2005年,中国武术散打俱乐部争霸赛在年底和次年初迎来了收官之战,而决出的各级别冠军,虽然很年轻,但都成了日后的名将,比如70kg姜春鹏、80kg白近斌。张亭宾也一路高歌,接连击败李海明、梁功伟,最终摘得60kg擂主。

拳坛多瑜亮,统一江湖还有一个对手。1979年出生的于飞彪,是2003-2004年56kg连续两年的全国冠军,后来又在东亚运动会、世界武术锦标赛分别夺冠。两人第一次交手是在十运会,当时张亭宾屈居亚军。要想“翻盘”,必须再打一次。

2006年2月,60kg半决赛,张亭宾战胜乌鲁赫夫·菲利克斯

2006年2月,首届国际武术搏击争霸赛在重庆举行。张亭宾与于飞彪分别战胜对手晋级决赛。虽然面对老大哥,但他丝毫不怵,积极主动,首回合的接腿摔上来就给对手一个下马威。于飞彪毕竟经验丰富,稳住阵脚后,展开反扑。两人在场上斗智斗勇、较劲较力,拳来腿往,打得非常精彩。第三回合,趁对手体能下降,张亭宾的击打和摔法频频奏效,最终无可争议地获得60kg冠军,宣告江山易主!

退役成就更强的创业人

2006年是他的丰收年,从年初的俱乐部联赛,到国际武术搏击争霸赛、中泰、中韩对抗赛,他都有很出色的表现。但是,他却在年底选择了退役。

2006年1月,张亭宾(右)战胜梁功伟,称雄俱乐部联赛60kg擂主

运动员忍受着寂寞、疲劳,每天挥汗如雨地训练,场下流血流汗就是为了在台上把双手举高,但有时并不能如己所愿

虽然退役,但生活还要继续。幸好,有人赏识他,历尽风霜得来的一身本事仍有用武之地。2006年底,他以“人才引进”的方式落户江苏太仓。

2006年7月,第五届中泰对抗赛,张亭宾VS拉贤·西劈因

2007年,他在太仓成立了亭宾武术搏击俱乐部,致力于青少年武术培训。“由于我对散打这一块,比较自信吧,所以就以名字命名了俱乐部”。

经过几年运营,俱乐部取得了一定成就,但是他也发现了问题:单纯的武术搏击还是比较窄的,若想长远发展,必须转型为全民健身。

2009年,张亭宾获得武术散打国家一级裁判资质

在经过2013年室内运动馆的过渡后,他依靠积累的经验、顺着政策的春风,最终于2015年建成了投资近千万的亭宾运动健康工厂。在这里,每一位健身爱好者都可以找到自己适合的运动项目和教练,在快乐中放松,在运动中健身。

散打“老炮儿”再聚首

看着自己开创的体育公司越来越大,似乎该满足了,“但我觉着做得还不够。”他想打造出一个运动员实现梦想的擂台。“运动员输了输得心服口服,赢了赢得光明磊落。”

2016年3月,他亲手打造的《威震武林》赛事横空出世,揭幕战在太仓打响。当晚,多年不见的徐睿老师忽然出现在屏幕中。

2016年3月,众位散打王齐聚太仓

浪漫江湖,无限风光;

八方豪杰,痴心不悔;

刀剑如梦,功名似水;

群雄荟萃,威震武林,舍我其谁。

听着这几句定场诗,时光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散打王,许多拳迷鼻子一酸。

在徐睿的介绍下,柳海龙、张亭宾、安虎、滕军、高磊、那顺格日勒、薛凤强、乔小军、赵子龙、郑裕蒿十位散打王先后走上擂台与观众见面,随后王洪祥、于锦、黄磊、张开印、姜春鹏、邰普庆、程志刚、巴特尔、赵光勇、康恩、徐琰、杨建平、朱扬涛十三位在役或退役的搏击王者也一一出现在擂台上。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,好像老友重逢一样,无数搏击迷的眼眶湿润了。

“二十载韶光悄然流逝,曾经鲜衣怒马的少年已不再年少,曾经万众敬仰的一线拳王也退居幕后,似乎所有的辉煌已随时光烟消云散,所有的荣誉已经逐渐被尘封。但那个时代,以他们命名。”他们是中国搏击历史的创造者,他们是散打发展的见证人。

当年赛场的弄潮儿,随着退役逐渐失去了消息,留给搏击迷的,只能是通过当年的文字、图片、视频,让那些逐渐远去的印象重又鲜活起来。那一刻,看着擂台上的他们,虽不再年少,但依然风姿绰约,慢慢从青涩走向成熟,我们的心中满是感动与回忆。不同于市面上大大小小、充斥着商业气息的搏击赛事,此刻,我们愿意吃下这颗“情怀糖”。

2016年3月,张亭宾擂响战鼓

擂响战鼓时,张亭宾在想什么,是当年不为人知的刻苦训练,还是气吞万里如虎的擂台厮杀;是家庭遭遇变故的心痛,还是兄弟久别重逢的激动;是退役时的不甘,还是九年圆梦的快意······

新太仓人的接力棒

自2006年底落户太仓,他就成了一名“新太仓人”,办拳馆、开公司、做赛事,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但他还想为培养自己多年的省队做些贡献,“有这个情怀在里面。”

2018年,江苏省散打队(太仓)基地顺利建成,总教练由邱国友担任。在散打界,邱国友的名字是一块金字招牌。从他手下,不仅走出了方便、魏锐等名将,也走出了鄂美蝶、龚艳丽等优秀的女子运动员。张亭宾审时度势地把握住机会,成功引进这位东北第一武教头及其麾下王聪、刘玲玲等巾帼豪杰。

《威震武林》训练基地

这一决策鼓舞士气,振奋人心,并且成效显著。如今,王聪参加了散打运动员跨界拳击的选材。经过层层考核,她已经脱颖而出,作为种子选手入选集训名单。张亭宾对此非常欣慰。

尾声

放眼国内所有搏击赛事,能够同时涵盖全民健身、青少年培训、选手培养、自主赛事于一体的产业链,太仓亭宾体育是做的比较优秀的一家。对此,他仍然很谦虚:“我们还在逐渐完善中。”

中国武术协会领导视察亭宾体育

“我入行比较早,积累一些经验。”他深知公平是赛事的生命线,运动员是产业链的核心,实体店是公司的基础。“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实体店的落实上,把自己、公司打造得更有实力,这样办比赛才能真正按照规划去做。”

近三十年的用心浇灌,终于开出了芬芳的花朵。张亭宾成功的背后,既有最初安身的业务能力,又有洞悉市场的商业眼光;既有敢想敢做的意志品质,又有把握关键的战略规划;既有搏击界对自己为人的尊重,又有同行们对亭宾体育产业链的认可。

(本文系作者投稿,不代表散打王官方观点)

原创:赵汗青

1月16日专访预告:

【专访】魏锐:从保安到K1王者,我的失落和荣耀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